外來者的遊戲規則 深化部落矛盾

外來者的遊戲規則 深化部落矛盾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0/06/30 00:07
魏世昌

【編譯魏世昌綜合外電報導】資本主義進入原住民部落,會是危害部落傳統,還是帶來新發展?南美秘魯亞馬遜原住民部落的土地所有權爭奪戰正要上演。

部落傳統面臨衝擊

蘿瑞娜拿著芭蕉葉,葉子裡包著2條小魚與6根香蕉,這些食物是她要餵給6個孩子的食物。部落裡的物質條件不豐裕,衛生條件非常糟糕,更缺乏樹薯來源。蘿瑞娜為了填飽家人肚子陷入苦戰。「唯利是圖的商業漁民帶著捕魚網湧入,衍生出許多問題。」她說,部落居民只能抓到小魚,她的丈夫更因此被迫到森林狩獵,已經數月沒有音訊了。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亞瓜(Yagua)印地安部落聖塔烏蘇拉(Santa Ursula)座落於歐羅薩河旁,這條河川是秘魯東北部亞馬遜河的支流,離最近的大城伊基托斯(Iquitos)乘快艇約4小時。

聖塔烏蘇拉的居民約150人,卻鮮有年輕人,蘿瑞娜最大的孩子,都已離鄉找尋新機會。對一名局外人來說,這裡的生活看起來有如田園史詩般愜意。當地居民熱情好客,兒童擺盪著吊床與猴子玩耍,然而不時傳來突兀的電動鋸或汽艇聲打破了這片田野的寂靜。

這是擅自闖入者強行奪取亞瓜部落木材、獵物與魚肉的聲音。這些不請自來者若與亞瓜部族進行交易,他們要求以物易物,拒絕使用現金交易,等同變相地剝削了部落居民。

不過,日前祕魯著名經濟學家赫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介入調停後,亞馬遜原住民的困境得以暫緩惡化。他去年參與了一場原住民與警方的流血衝突後,投身捍衛原住民權益。部落居民憂心總統賈西亞(Alan Garcia)開放民間企業取得亞馬遜一帶的資源而爆發抗爭,超過30人在抗爭中遭到槍殺。

索托認為,現代財產所有權是讓聖塔烏蘇拉部落擺脫貧窮的關鍵。他說,部落居民需要明確的產權,使他們能獲得信貸與資本。唯有如此財產歸屬紛爭才能不留下討論空間。

除此之外,他們需要的第2件事為成立組織。因為有組織才能從事商業行為;與一個部落卻無法辦到。

聖塔烏蘇拉酋長阿布小心翼翼地打開部落的土地權狀影本,裡頭有一幅標示領土分界的地圖,這是共有的土地權狀,依法承認亞馬遜地區的原民部落。

但索托表示,該法條形同將他們從全球經濟中抽離。因為這並非讓他們成為體制內的一員。他相信法案是出自良善的想法,但其中卻有許多限制。在這份集體財產中,原民未被賦予個人產權。

他形容,這就像是只連接授話與發話2端的電話;而你的電話卻連接了60億人口。

索托是總部設在秘魯首都利馬市的「自由與民主學會」(Institute for Liberty and Democracy,ILD)主席。他與該學會20年前說服政府,給予非法佔據城市邊界的窮人不動產的正式所有權。光是1990年代,120萬住戶都有了屬於自己的產權。

埃內斯蒂娜.龐斯是索托計劃下的受惠者之一。她住在利馬市近郊沙漠小鎮埃爾薩爾瓦多(Villa El Salvador)。她身為1970年代移居至此的原始移民,當時的臨時居所位於無人使用的土地上。她說:「不動產權回歸於民,代表我能夠向銀行借錢蓋房子,也有機會獲得創業貸款。」

但學術機構挑戰索托提出的財產所有權帶來發展的看法。秘魯智庫德斯科(Desco)研究發現,擁有產權的居民申請貸款人數無顯著增加,不論握有產權與否,就業模式無太大差別。研究員古斯塔沃.里奧弗里奧說,利馬最重要的發展是國土安全與水源供應;而非擁有土地所有權與否。

財產權非唯一出路

即便如此,索托仍按原計劃進行。在約1千5百個原民部落中,ILD已接觸超過半數。許多部落表示對此有興趣,不過仍有持反對立場者。

某些地區居民對此抱持懷疑態度,憂心若亞馬遜地區人民獲得個別財產所有權後,大型企業將會買下資源豐碩的土地。秘魯原住民組織「秘魯雨林族群發展協會」(AIDESEP)秘書長索羅.普爾塔(Saul Puerta)反駁:「索托根本就是借機引入跨國企業與資本主義世界到亞馬遜地區,佔原住民的便宜。」

「我們當然相信發展;但我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進行。」聖塔烏蘇拉的居民表示,他們希望商品能夠用更公平的價格進行交易,如此他們才能夠支付教育與醫療的費用。蘿瑞娜說:「擁有土地卻沒有支配權,意義何在?」亞瓜部落無法實行他們既存的權利,透過現代財產所有權能改變嗎?索托肯定這麼認為。


已用關鍵字:土地,不動產,
共出現:9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