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教養 范欽慧帶女兒 大自然裡找感動

中時
更新日期:2010/07/04 02:49
高有智/專訪

  玩得開心 笑得自然 ▲名廣播人范欽慧推動「生態教養」,經常帶著女兒到戶外走動,住家附近的台大校園成為自然教室。(黃國書攝)

中國時報【高有智/專訪】

這是一個母親追尋生命歷程的故事。五十四年次的范欽慧是自然作家,也是廣播人,她在教育電台主持「自然筆記」長達十三年,前後獲得四座廣播金鐘獎。她在節目中鼓吹「生態教養」,推動親子自然教育,在生活中,經常帶著一大一小的女兒,走過山巔海濱,尋找生命的最初感動。

「小海龜必須記住土地的氣味,未來無論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引領牠回家的線索,正是曾經匍匐嗅過的土地氣息。」范欽慧喜歡分享海龜的故事,海龜媽媽爬上岸產卵後,小海龜必須經歷獨自爬回海洋,這是必要的,因為那段路程,除了要避開天敵,最重要就是努力貼近並記住土地的「氣味」。這段氣味伴隨小海龜在海洋的流浪和漂泊,也引領海龜們「回家」。

范欽慧從小就是喜歡自然的孩子,因在升學主義中長大,逐漸切斷了與自然的臍帶,大學念的是新聞,二十四歲去美國攻讀碩士學位,她看見當地推動自然探索課程的用心,也發現自己對家鄉環境的陌生,似乎不曾真正認識台灣土地

這樣對土地理解的渴望,終於在三十歲那年萌發。范欽慧返國後雖然在不同媒體歷練,但最後決定辭去工作,專心朝自然教育工作邁進,她成為soho族,開始拿著錄音機和麥克風,上山下海記錄土地的聲音,也在廣播電台主持常態性節目,推廣自然教育。

「登上玉山頂的那刻,我俯身親吻大地,默默地許了一個心願。我決定在這片土地上,孕育我的孩子。」范欽慧在懷著大女兒荳荳的前五個月,曾在玉山許願生子,三十四歲第一次當媽,「玉山的孩子」從此也成了荳荳的出生神話。荳荳打從娘胎就跟著母親上山下海,出生後,范欽慧也抱著荳荳四處拍片,在大自然中孕育孩子長大。

生命的衝擊 一邊餵奶一邊拍片

范欽慧當初接拍公視的《黑潮三部曲》影片編導工作時,荳荳剛出生還沒斷奶,體貼的老公牛牛剛好也面臨人生轉業階段,為了兼顧老婆的拍片工作與照顧孩子,於是決定留職停薪。全家人跟著拍片團隊尋找黑潮的路徑,從蘭嶼、台東、花蓮,甚至到日本的沖繩、四國、和歌山等地。

范欽慧體驗一邊餵奶一邊拍片的工作經歷,認識黑潮如同母親般孕育生命,也認知自己母職的特殊角色,兩種角色在范欽慧的生命歷程中同時交會,「這是一段由黑潮與母奶兩股潮水交互衝擊的艱辛歲月。」

目前已經十歲的荳荳,很早就在山林原野中奔馳成長,幼稚園就已經走過許多台北郊山的步道,大班時登上台北市最高峰七星山,七歲則登玉山。因為跟著媽媽拍片與採訪,荳荳也有幾次跟原住民孩子玩耍經驗,有趣的是,老師在學校調查鄉土語言教學時,她居然表示要學阿美族語,最後因為學校無法針對她一人開課才作罷。

兩歲的妹妹芽芽剛滿三個月時,也跟著全家人參加墾丁單車行程,雖然是坐在遊覽車內「伴遊」,但一趟下來也要一百五十公里,五個月大時,則在襁褓中隨父母親登上雪山,不過,家人最常去的其實還是近在咫尺的台大校園或植物園,范欽慧說:「帶孩子在自然中嬉戲,可以從自身環境開始。」

生活的教育 孩子在自然中玩樂

「自然教育是生命教育,生活的教育,並非知識的補習班,不必強記一堆動物植物的知識。」范欽慧表示,她平時在電台就會邀請聽眾一起關心環境議題,包括土城彈藥庫與板橋楠仔溪加蓋等事件,大家帶著親子共同關心土地,關心自然,也參觀許多科學家的實驗室,讓自然科學教育融入生活中。

范欽慧還和女兒荳荳約定每個生日時,都要寫一封對地球環境有益的信。荳荳在小學二年級果然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給台北縣長周錫瑋,希望不要破壞板橋楠仔溪。雖然台北縣政府最後也回復公文說明,不過,小小孩子始終搞不懂公文的艱澀用語,她還是希望美麗的河川不該被遺棄。

「生態教養就是與孩子在自然中玩樂,」范欽慧和女兒有時也會為植物命名,用一種屬於母女才懂的詞彙,像含羞草就叫做「花花不要」;她們也把植物當童玩,拿白葉薯榔的糾結蒴片串成一條華麗優雅披肩,荳荳大喊為「花花繩」。母女常會心一笑,靜靜地領略大自然的美麗與生命奧妙。

范欽慧累積十年和女兒共享自然的故事,寫成《跟著節氣去旅行》。在二十四個節氣都有自然教育的過程,也有親子互動的回憶。她認為,只要在適度保護的範圍,不必擔心或禁止孩子在大自然中成長,因為「孩子在自然中撒野是很幸福的感受。」


已用關鍵字:土地,
共出現:8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