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宏觀縱覽/淺論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大陸實力建構

中央日報
更新日期:2010/07/20 10:55

摘 要:經濟全球化的不斷發展促進了全球性相互依賴網路的形成,從而深刻影響著國家傳統實力的內涵與外延,使國家硬實力在國際政治中的地位下降,軟實力的作用突顯,國家實力的重新建構也成為各國面臨的共同課題。中國的硬實力發展相對成熟,其軟實力發展尚處於初始階段,兩者之間的互動更多地表現在硬實力對軟實力的單項推動上。中國實力的建構應該在強化硬實力的基礎上,注重軟實力長期有效的發展,加強兩者之間的良性互動,實現中國在國際社會中的和平發展。

 關鍵字:經濟全球化,硬實力,軟實力,相互依賴  一、經濟全球化與國家實力建構  經濟全球化是指“一個體現了社會關係和交易的空間組織變革的過程——可以根據它們的廣度、強度、速度以及影響來加以衡量——產生了跨大陸或者區域間的流動以及活動、交往和權力實施網路。”[1]經濟全球化增加了全球的四種維度,即全球網路的廣度、相互聯繫的強度、全球流動的速度和全球相互聯繫的影響。經濟全球化對全球地區進行了進一步的整合:商品的生產過程在全球的不同國家和地區完成,促進了國家之間的聯合生產;資本的全球流動形成了一個利益共用、風險共擔的全球金融體系;人員的全球流動加速了全球大市場的形成。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使全球體系的不同網路關係變得越來越重要,其組織性和制度性不斷增強。“經濟全球化不僅僅促進了全球經濟的增長,優化了產業結構,促進了科技的發展,還促成全球經濟對人類經濟活動的整合,使之成為一個相互依存、共同運行的整體。”[2]  經濟全球化加深了國家之間的相互依存,使得國際社會更具有整體性和聯繫性。經濟全球化使得全球成為一個相互聯繫的整體,一國的事務和政策可以受到大洋彼岸其他國家的影響和牽制。在全球化時代,跨國公司的全球經濟活動日益頻繁,世界貿易以驚人的速度增長,全球性的相互依賴程度加強,這深刻影響著國家的傳統實力——硬實力的運用。經濟全球化影響了全球問題性質的變遷,嚴重削弱了國家傳統實力控制國際環境的能力,政府可以干預全球市場,但干預過多會給本國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並可能導致意料不到的風險。[3]經濟全球化使得國家利益更加錯綜複雜,國家訴諸硬實力實現國家目標的代價更加昂貴,導致國家對硬實力的使用更加謹慎。  在新科技革命的推動下,資訊成為國際社會中活躍的因數,網際網路成為資訊新的傳載方式,使傳播資訊的方式多維度化,讓資訊的流動變得更快、更遠。網際網路以一對一、一對多、多對一,以及更重要的多對多,讓資訊傳播不受限制,導致資訊資源極為分散,這也意味著全球實力變得更為分散,國際組織、跨國公司甚至個人也成為實力的掌控者。經濟全球化揭示著國家實力的關係狀況發生了改變,傳統意義上的國家實力很難像以前那樣發揮作用,這說明國家的硬實力在國際關係中的作用發揮受到了限制。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國際關係整體性和社會性日益加強,使得軟實力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重要”,[4]在此,軟實力是指“一個國家造就一種情勢、使其他國家效仿該國發展傾向並界定其利益的能力,這種實力往往來自文化和意識形態的吸引力、國際機制的規則和制度等資源”。[5]它反映了國際政治的新現實,成為一國在當代國際關係中發揮作用的重要手段。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硬實力在國家實力中的地位下降,軟實力的作用性突顯,國家實力的重新建構成為各國面臨的重要議題。國家實力的建構要在硬實力與軟實力定位清晰的基礎上,加強兩者的良性互動,使其國家實力能夠發揮出最大效能。硬實力以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為基礎,能夠快速、便捷地改變他國的政治行為,是國家軟實力的物質保證和最後防線,而軟實力是一種合作性實力,間接性地發揮作用,在改變他國行為能力方面更加廉價,而且具有長期性。硬實力與軟實力的良性互動是通過非線性的相互作用產生協同發展、相互促進的現象,兩者形成一種積極的關係,表現出新的有序的狀態。在經濟全球化的浪潮中,中國應在分析其硬實力、軟實力及兩者互動的現狀中完成自身實力的建構。  二、經濟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國實力分析

 (一)中國硬實力的分析  硬實力是一種傳統的實力資源,它是國家通過武力威脅和經濟利誘要求他國做其不願意做的事情的能力資源,主要包括軍事和經濟兩個方面。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其軍事實力得到了長足發展,尤其在資訊革命的背景下,中國武裝力量進行的新軍事變革卓有成效。在軍事戰略上,中國奉行積極防禦的戰略思想;在軍事人員上,中國軍隊向小規模、現代化的職業軍隊轉型,通過現代化增強聯合作戰能力,建設一支能夠滿足未來戰爭需要的部隊;在軍事能力上,中國的核威懾能力、遠端作戰能力、精確打擊、防空與資訊戰等方面發展迅速。與此同時,我們也發現中國軍事實力與美國等國家的差距還比較大,尤其在軍事科技、資訊化程度等方面有著很大的發展空間。自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保持高速增長,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中國在融入國際經濟秩序的過程中也更加積極,先後加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等大部分國際經濟組織,中國也積極參加了不同性質的國際、地區的經濟論壇,加強了中國同國際市場之間的聯繫。經濟全球化給中國經濟發展提供了良好契機,使得中國經濟在亞太地區以及世界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不斷取得新的進展,在金融危機影響嚴重的2009年,中國GDP仍然保持了8.7%的增長,總額達到4.92萬億美元。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是在高強度能源消耗的前提下實現的,環境問題的代價日益顯現,[6]同時,中國經濟在國際經濟秩序中也面臨著重大挑戰。  (二)中國軟實力的分析

  在當今國際社會,軟實力日益成為衡量一個國家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力的重要指標。相比中國國內積極關注硬實力的建設而言,軟實力建設尚處於初始階段。20世紀90年代以來,國內學者大量翻譯了軟實力理論、美國軟實力等相關著作,並對其進行評論分析,但是“中國戰略界在軟實力的含義、研究路徑、現狀評估及其政策含義等方面均沒有進行深入的學理探索”。[7]中國軟實力的學理探究還需要進一步的深化,研究維度也需要大力拓寬,為中國軟實力的實踐提供學理上的論證。2007年,胡錦濤總書記在十七大中明確指出要大力發展中國文化軟實力,這表明中國國家領導人已經意識到軟實力建設的重要意義,中國軟實力建設已經提上了發展議程。在文化方面,中國通過孔子學院、互派留學生等加強了國際間的文化交流;在外交政策方面,中國提出了“和平發展”的戰略理念,堅持以國家利益為核心,採取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睦鄰友好的周邊政策,積極推動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在國際制度、國家形象方面,中國開始以更加積極、負責任的姿態融入國際社會,參與國際社會的建設,使其國家形象得到改善,國家身份得以認同。中國的軟實力實踐仍然處於基礎建設階段,其發揮的作用有限,中國軟實力尚需要長時期的建設與發展。  (三)中國硬實力與軟實力的互動分析  國家實力的提升不僅來源於硬實力和軟實力方面的提升,也來源於硬實力與軟實力之間的互動,因此中國實力的分析應該從硬實力、軟實力以及兩者之間的關係三個維度進行。隨著中國硬實力的提升,其為國家軟實力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保障。中國軍事實力成為國家軟實力運用的最後防線,發揮著保護傘的作用;中國經濟實力為國家樹立國際形象,提升國際影響力等方面給予了強大的資金支持。中國軟實力雖然取得了較大的發展,但同國家硬實力的差距較大,在國際社會中發揮的作用有限,對中國硬實力產生的正效應較小,從而使“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等成為制約中國和平發展的障礙。由此看來,中國的硬實力與軟實力之間的互動並不理想,更多的是硬實力對軟實力的單項推動,軟實力對硬實力的助益較小。其原因是軟實力的發展相對滯後,使兩者具有不平衡性,難以推動兩者之間的互動關係,使得中國軟實力成為制約中國硬實力以及總體國家實力提升的瓶頸。中國實力深受經濟全球化的影響和塑造,正處於國家實力建構的重要階段。中國的硬實力發展相對成熟,為軟實力的發展提供了物質保障,為國家實力的建構提供了堅實的基礎;中國軟實力發展仍處於初始階段,其對硬實力發揮的作用有限,中國軟實力的建設成為國家實力建構階段中的重要任務。鑒於中國軟實力發展的相對滯後,硬實力與軟實力之間的互動並不理想,更多的是硬實力對軟實力的單項推動,然而兩者之間的互動是中國實力建構的重要內容,因此中國硬實力與軟實力的互動關係成為中國實力建設的重要內容之一。  三、中國實力的建構途徑  第一,強化硬實力的基礎性作用。縱觀國際關係史,國家硬實力是國際戰略格局轉型的重要推動力,是決定國家對抗勝負的關鍵因素,影響著國家力量的對比。在經濟全球化時代,硬實力仍然是營造國家有利國際環境的重要工具,在維護國家的獨立和安全,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防禦外敵的侵犯和顛覆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國實力的建構需要在繼續著力增強國家硬實力的同時,進一步加大硬實力的投入,增強硬實力的運用能力。中國的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的增長有著首要價值,只有在硬實力強大的基礎上,才能為軟實力提供物質支撐,才可能成為國際社會中的重要力量。在軍事實力上,一方面,中國應完善戰略思想,建構整體的軍事戰略;另一方面,應該利用資訊革命的優勢,加快中國軍事現代化進程,切實發揮軍事實力的作用。在經濟實力上,一方面,要培育和發展國內市場,推動國家經濟的高速發展,滿足國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另一方面,要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更大範圍的獲取國際資源、資本、市場、技術等,使中國在全球資源優化配置的過程中獲益。  第二,注重國家軟實力的有效發展。中國軟實力在實現國家戰略定位的進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全球性大國,就必須重視國家軟實力的發展。中國的軟實力應該從學理和實踐兩個層次進行建設。在軟實力的學理建設中,中國的國家領導人、學者及其公民要充分認識到國家軟實力的建設意義,即能夠“建構中國具有普世性意義的價值體系,這種價值體系能夠在全球化的新時空結構中競爭,能夠成為人類共用價值的一部分,能夠為形成全球共同體或全球性社會服務”。[8]在認識到國家軟實力重要性的基礎上,中國學者要對軟實力的內涵、評估體系、作用路徑等方面進行學理性的探究,為中國軟實力的實踐提供重要的基礎和依據。在軟實力的實踐層次,首先要加快完成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進程,使其成為中國軟實力發展的推動力。其次,應該優化和完善中國的發展模式,消除發展模式中環境污染、發展不平衡等方面的負面影響,使中國的發展模式有更大的普世價值,真正發揮軟實力的作用。第三,應該著力向國際制度方面的廣度和深度發展、擴大國際組織的參與量,使其積極融入到國際制度體系內,適應並進一步完善現行的國際制度。第四,運用現代化的資訊技術建設國際傳媒力量,塑造積極的國家形象,擴大影響力的輻射範圍和深度。  第三,加強硬實力與軟實力的良性互動。硬實力在國際社會中主要是通過強制力發揮作用,軟實力在大國競爭中是通過吸引力、同化力和規範力實現國家的戰略目標。硬實力與軟實力的良性互動在於兩者之間的相互促進、相互補充、共同發揮作用。硬實力與軟實力的良性互動是提升國家整體實力的重要途徑。中國實力的建構首先需要以硬實力與軟實力建設的同時性為條件。硬實力與軟實力之間的互動要求兩者的發展水準相當,能夠為對方發揮正效應。中國應在保持硬實力發展的基礎上,著重提升國家軟實力。其次,中國實力的建構要以硬實力與軟實力使用的合理性為基礎。硬實力與軟實力在中國外交政策的使用中都有其自身的缺陷,這是由於兩種實力的性質決定的。中國實力的運用應該規避硬實力赤裸裸的強制特性,同時避免軟實力在外交政策中的軟綿綿性。第三,中國實力的建構要以硬實力與軟實力結合的藝術性為核心。硬實力要發揮自己的特性優勢,為軟實力提供基礎性作用,為軟實力建設提供保護傘及其延伸作用;軟實力不僅要在技術上推動硬實力的拓展,還要為硬實力在國際社會贏得諒解與支持,削弱硬實力運用過程中的負面影響,實現兩者之間的藝術性結合。

                      (大陸國研網專供,作者:胡南)

  參考文獻:  [1][英]大衛.赫爾德。全球大變革[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1:8.  [2]俞正樑。國際關係與全球政治[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195.  [3][美]約瑟夫.奈。硬權力與軟權力[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103.  [4]陳玉剛。試論全球化背景下中國軟實力的構建[J].國際觀察,2007,(02)。  [5]Joseph S. Nye,Jr. The Changing Nature of World Power[J].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Vol. 105,No.2 ,1990 ,pp. 179.  [6]韓瑞玲、路紫。中國綜合國力的增長及其國際比較[J].山東師範大學學報,2008,(03)。  [7]門洪華。中國軟實力評估報告[J].國際觀察,2007,(03)。  [8]陳玉剛。試論全球化背景下中國軟實力的構建[J].國際觀察,2007,(02)。

【中央網路報】


已用關鍵字:網路,關鍵字,關鍵字,
共出現:9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